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12章 端正自己的态度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1 19:56:47 作者: 叶姒姒

  “初初?”杨金芸看向陆初初,带着询问的目光。

  陆初初:“妈,你们先回去吧,这里我来照顾就好。”

  “行,那我们也不打扰小两口了。”杨金芸笑了两声,拉上陆海,跟着叶岚馨一起离开了。

  三个大人一离开,陆初初便有些尴尬,她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叶沉景突然开口,平静的眸子看着她。

  陆初初眨了眨眼:“我们在饭店遇到了姑姑,她告诉我们你受伤了,所以过来看你。”

  “过来。”

  半响后,叶沉景朝她招手。

  陆初初愣了一下,有些没反应过来他的熟稔,但本性使然,她还是乖乖地走了过去。

  “扶我去卫生间。”

  “什么?”陆初初一听,直接摇头:“不行,你才从手术室里出来,身上的伤口也才缝合,你根本不能立马下床。”

  她其实很惊讶,他难道不疼吗?竟然要直接下床。

  “我的身体我清楚,你扶着就好。”叶沉景漂亮又沉静的眸子看着她,被他这么看着,陆初初拒绝的话根本说不出来。

  他本就是在部队里经过十几年训练的,光是那一身的气势就让人难以反抗,何况是本来就有些单纯的陆初初。

  陆初初抿了抿唇,虽然心里觉得他的行为是不对的,但竟也说不出反驳的话,下意识乖乖听话。

  扶着叶沉景艰难地进了卫生间,她没有发现,中途叶沉景回头看了一眼林木森,眼神示意:这里没你事,你可以离开了。

  林木森眼睛一瞪,有些难以置信自己被嫌弃了。

  他摸了摸鼻子,又看了一眼费力驮着叶沉景十分善良单纯的陆初初,他有种发现自家少爷秘密的感觉。

  他怎么觉得……

  少爷喜欢的是陆小姐?

  可是两人这不是第二次见面吗!

  林木森满是疑惑地离去。

  陆初初丝毫没有察觉到两人的小动作,她倒是费力地把叶沉景扶进去了,可等进了卫生间后,她才意识到还有更尴尬的事情等着她。

  叶沉景受伤了,裤子肯定不能自己脱,那岂不是要她帮着脱。

  陆初初一想到这个可能,脸瞬间爆红,她努力把头从他的胳膊弯里伸出来,微红的脸蛋维扬,有些小声地问:“叶先生……后面你……”

  她话刚落,便感觉一道巨大的阴影朝她落下来,紧接着一个性感的胸膛压下,她整个身体猛地撞在墙上,下一秒,一个陌生的充满雄性气味的身体紧紧靠在她的脸颊边。

  “嗯哼。”叶沉景轻哼了一声。

  陆初初的手下意识撑住他的胸膛,听到叶沉景的声音,她有些担忧,连忙问:“叶先生,你怎么样?有没有事?”

  “……没事。”叶沉景面不改色,淡定地站直身体,随后伸手把陆初初转了一个弯,让她背对着马桶,他修长的手臂从她脖子处环过,身体微微靠在她的肩上作为支撑。

  陆初初转过身,眸子在他腰间扫了几眼,她不相信叶沉景真的没事,刚刚那一声她又不是聋了听不见。

  果然,她目光落在他微微染血的腰间,随着时间的过去,那抹红色越来越明显了。

  陆初初瞬间沉默了下来,目光静静地盯着他腰间的血红。

  几分钟后,陆初初把叶沉景扶到病床上,等他躺好后,她直接伸手要脱他的病服。

  “你要做什么?”叶沉景皱眉。

  陆初初不回答,只固执地脱掉他的病服,入眼的便是腰间缠了一圈的纱布,她的手直接伸到已经渗出血红的地方。

  叶沉景也知道了她的意思,眼底闪过一抹无奈。

  他好看的眸子一抬,想说点什么,但看到陆初初看似安静不说话,实际执拗的模样,他瞬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,干脆顺从地翻过身,让她给自己上药。

  “下次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冒险了。”陆初初闷声道。

  叶沉景有些无奈,干脆顺从道:“好,知道了。”

  有些不太熟练地给叶沉景换上药,见他没有发出疼呼声,陆初初放心了。

  “好了。”

  叶沉景听到声音,翻身正躺着。

  其实并不是他不疼,只是在部队受过比这还严重的伤,这点疼还是能忍住的。

  不过自从他被授予上校荣誉后,他再没有受过这样严重的伤,很多时候就算受伤他也能避免伤到腿部这样关键的地方。

  但这一次,他却大意了!

  叶沉景眸光一沉,周身的空气瞬间冷了下来。

  他拿起床边的手机,给林木森打了一个电话:“去把海湾公路四周的监控器全部调下来,不要让顾家人截胡了。”

  “无论用什么关系,一定要拿到,如瑶那边,你记得替我送一束花,我现在没脸去见她。”

  吩咐完,叶沉景瞬间就安静了,他躺在床上,闭目。

  陆初初站在一旁,有些尴尬,她甚至都觉得自己不该听刚刚叶沉景的说的电话,无论是顾家还是叶家,跟她关系都不大。

  就在她纠结着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,叶沉景突然睁开眼睛,看向她:“初初,过来。”

  “什么?”陆初初有些惊讶他的称呼。

  叶沉景故作强硬:“你已经是我的妻子了,你要习惯这个身份。”

  “我们不是契约……”她话还没有说完,瞬间被叶沉景打断,他眸子冷静,漆黑一片:“那是半年后的事了,现在你是我的妻子,这件事没有任何问题,难道你以为有了那纸契约,这半年你就可以不负任何责任了?”

  “我不是这样想的。”陆初初被他吼了一声,瞬间觉得很愧疚,她只想着这半年配合叶沉景就好,却没明白,她既然已经跟叶沉景结婚了哪怕是半年,她也不能以一种旁观者的心态进入叶沉景的生活,这对他不公平,也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想法。

  她皱着眉头在原地站着,仔细地思考这个问题。

  叶沉景也不打断她,甚至给她一天的时间思考。

  “叶先生,之前是我想错了,从现在开始,我一定会慢慢适应您妻子的身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