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13章 心思深沉的叶先生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1 19:57:05 作者: 叶姒姒

  “那从现在开始,改变你对我的称呼。”叶沉景淡淡地瞟她一眼,不怒自威的气势让陆初初瞬间有种被训话的感觉。

  她知道叶沉景这话没错,思考了一会儿,试探地开口:“那我叫你沉景?”

  陆初初十分纠结,她跟叶沉景好像并不熟,这样喊,会不会太过了?

  她纠结的时候,脸上好看的眉头便皱了起来,十分明显地把心情显露在了脸上。

  叶沉景一眼就看透,高冷地扬起脑袋:“再加两个字。”

  “加两个字?什么字?”陆初初有些单纯地抬头看他,满头问号,完全不懂叶沉景的意思。

  叶沉景眸子一沉,看着她也不说话。

  陆初初被他看得有些生气:“我真不知道加哪两个字啊,难不成加哥哥?”

  叶沉景轻哼一声,偏过头不理她。

  陆初初气得跳脚,更忍不住磨了磨牙齿,她嘟着嘴,偏偏叶沉景不看她,她这会儿都不知道怎么喊。

  一时间有些头疼,她站在原地盯着脚尖站了一会儿,“叶沉景,我要先走了,我要回去拿换洗的衣服过来。”

  “嗯。”叶沉景轻轻应了一声。

  见他脸色不错,陆初初也放心了。

  把手机拿上,又把急救箱收了起来,叶沉景也安稳地半靠在病床上,没什么事,她转身出了病房。

  在门口看到刚打完电话回来的林木森,她叮嘱道:“林先生,我现在回去拿换洗衣服,叶沉景那里就麻烦你多照顾了。”

  “陆小姐放心,少爷一直是我照顾着,不会出什么事的。”林木森温和地点头,随后关心地问:“你需要我叫司机送你回去吗?”

  陆初初连忙摆手:“不用了,我自己回去就好,正好家离这里也不远。”

  林木森目送陆初初离开,心中的好奇心依旧没有止住,之前叶先生对这位小姐的态度可跟那天结婚的时候完全不一样。

  不过后来他记得本来放在客厅抽屉里的结婚证,似乎在第二天就被叶先生拿走了,当时他就应该明白叶先生心里这是有陆小姐的吧?

  林木森刚走进病房。

  叶沉景抬头看见是他,低声吩咐道:“送初初回家,我这里不需要人。”

  “……少爷?”林木森脸上的惊讶没有掩饰住。

  叶沉景冷冷地看他:“怎么?我的话听不懂?”

  “是,少爷,我马上就去。”林木森二话不说转身就离开病房,追陆初初去了。

  走到楼下他摸了摸额头,忍不住自言自语道:我没做梦吧,初初?少爷没这是真的对陆小姐上心了?

  林木森没忍住,给情感高手三少爷叶泽成发了一条微信:

  “泽成少爷,一个男的……突然喊一个女人的小名是什么意思?”

  叶泽成那边几乎是秒回:

  “木头,你也太木头了吧,这男的想泡那女的。”

  林木森一口口水没咽下去,差点把自己呛死,他猛咳了几声,瞪大了眼睛,想到少爷想泡陆小姐,他瞬间有种……要是被少爷知道,自己会被捶的感觉。

  “喂,木头,那男的是谁啊。”许久不见林木森回消息,叶泽成那边倒着急地追问起来。

  林木森早就被叶泽成凶猛的回答吓到了,连忙关了手机,哪里还敢理他。

  开车追上正打算去公交车站坐车的陆初初,他把车停在旁边,拉下窗户朝陆初初招手:“陆小姐,少爷让我送你回去。”

  “林先生,你在这里那谁照顾叶沉景?”陆初初一脸惊讶。

  林木森有些委婉地提醒:“少爷担心你的安全,让我先送你回去,您先上来吧,少爷做的决定我们谁都没有办法改变。”

  陆初初迟疑了一下,坐了上去。

  林木森知道陆初初家的位置,也不用问,直接往那边开。

  陆初初上了车后,直接给叶沉景打了一个电话:“你干嘛让林先生来送我,你那边都没人照顾,你就不能注意自己的身体吗?”

  “你不是一会儿就回来了吗?”叶沉景回答得很淡然。

  陆初初一噎,但想到他毕竟是病人,还刚刚痛失了‘爱人’,她勉强让着他好了:“好了,我会早些回来的,你要有什么事记得叫护士,千万不要硬撑。”

  有之前他伤口崩开的事,陆初初哪里还不明白叶沉景的性格,根本事没有把那一点疼放在心上,又直又强硬。

  “林先生,尽可能开快一点吧。”陆初初有些感谢地开口。

  林木森脸带微笑,自然点头:“好的,你放心,十分钟就能到。”

  路上没有堵车,陆初初很快就到家,她进了屋子才发现陆海跟杨金芸都还没有回来。

  给杨金芸打了一个电话,她才知道叶岚馨带着两人去吃饭了。

  叶家对他们这么好,陆初初也没有了之前的不甘愿,反而有些愧疚自己对叶家人对猜想。

  她收拾行李的动作加快,十分钟后,她就带好衣物,以及洗簌用品,林木森早就在下面等着,见她提着行李出来,主动上前帮她放进后备箱。

  两人很快就回了医院,刚走上三楼,陆初初提着上车前定的营养餐,刚出了电梯,就被一个人撞过来。

  她下意识躲过,但动作幅度太大,袋子里的食物有一些漏了出来。

  陆初初微微皱眉,下一秒头发却被人抓住,她瞬间感觉头皮一麻。

  “你就是陆初初?”

  “你是谁啊,快放开我。”陆初初伸手想要推开她,头发却被对方扯得更紧了,那一瞬间她疼的眼泪都出来了。

  “你有病吗?莫名其妙拉我头发,我告诉你,我要报警了!”

  “哼,叶家人就是因为你害死我女儿的?我告诉你,我跟你们没完,你这个贱人怎么不跟着下地狱。”

  女人疯狂的嘶吼声在她耳边嗡嗡作响,她听明白对方的意思,但因为头皮太疼,她甚至感觉眼前有些发晕。

  隐约间听到林木森愤怒的声音:“顾夫人,你最好放手,现在陆小姐是叶家人,你最好想一下动她的后果。”

  林木森目光一冷,伸手掐住顾夫人的手腕,一个巧劲,他也是在部队学过,身手并不差,只听见一声惨叫,陆初初总算感觉头皮不疼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