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15章 初吻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1 19:57:41 作者: 叶姒姒

  如今顾如瑶小姐怎么也是跟少爷一起长大的妹妹,却在他的车上死去,这件事,他不知道会对少爷带来什么样的影响。

  “派人去检查我当时开的那辆车,以及出车祸的那辆货车。”叶沉景面色平静,低声吩咐。

  “是,少爷。”林木森见少爷这会儿还能冷静的思考,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气。

  林木森转身离去,离开前静静关上了病房的门。

  陆初初早上醒来得很早,见叶沉景闭着眼睛睡得平静,她轻手轻脚进了卫生间洗漱,等出来却发现他已经睁开眼睛了。

  “你…醒了?你的生活用品在哪里,我帮你洗漱。”陆初初轻手轻脚走到他面前,下意识压低了声音。

  “过来。”叶沉景朝她招手,陆初初看着他深沉的眸子,有些不懂他的意思,但因为他的气场强大,便下意识听了他的话。

  磨磨蹭蹭地走到病床旁边,陆初初不知道怎么的觉得心跳有些快,她下意识咬了咬唇瓣,下一秒还没反应过来,一只大手便伸过来,搂住她的脖子,轻轻一拉她的身体便倒了下去,惊呼声最后被堵住,牙齿磕在对方的唇瓣上。

  陆初初眼睛下意识睁大,唇瓣微颤,一双长长的睫毛不停地眨着,心跳在一瞬间达到了最大的速度,扑通扑通地宛如响在耳边。

  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,她有一瞬间的愤怒,猛的伸手推开他。

  叶沉景被推的倒在床上,眼中带着疑惑以及不解,漆黑的眸子看着陆初初:“你做什么?”

  “我问你做什么才是,你怎么能亲我,明明……”你喜欢的人根本不是我。

  陆初初感觉脑袋有些发胀,今生第一次吻莫名其妙献给了面前这个男人,偏偏他明明心里有其他女人,甚至他的女人才去世,他怎么能够在这时候对她做出这样的事?他怎么能够这样?

  陆初初有些委屈,又有些莫名的不舍得。

  她不想骂他,是因为他是那般高贵的人儿,但心中又莫名伤心。

  “明明什么?”叶沉景静静地看着她,如星空般深沉的眸子里带着压迫感,性感的唇瓣紧紧抿了起来。

  陆初初看着他,竟意外觉得他这是在生气。

  她捏了捏拳,又些固执地开口:“明明你根本不喜欢我,为什么要亲我,这种亲密的举动,我不能接受我不喜欢的男人做出来。”

  “哦…”叶沉景偏头,哦了一声后,竟什么都不再说了。

  甚至情绪也不高,似乎不想再跟陆初初讲话。

  陆初初微微垂头,不可否认心脏有一瞬间的痛,她苦笑了一声,随后恢复镇定,把所有情绪都压在心中,脸上带着礼貌的笑。

  “叶沉景,你需要我帮你洗漱吗?不过我觉得你应该不习惯我的帮助,我出去帮你叫林先生。”陆初初说完,也不管叶沉景有什么反应,大步就往外面走,看脚步,甚至有种落荒而逃的感觉。

  叶沉景听到脚步声,回过头就看到她离开的背影,眼中阴郁的神情更甚,心中莫名有些烦躁。

  “哥,我来看你了。”陆初初出去不久,叶泽成一身工整的西装,一脸悠闲地走了进来。

  他十分眼尖,一眼就看出叶沉景心情不佳。

  他往病床对面的沙发上一靠:“哥,刚刚我好像看见嫂子出去了,你不会惹对方生气了吧?”

  “我看见她好像在哭。”

  “她在哭?”叶沉景俊眉瞬间一皱,摸着手机的手微微握紧,犹豫了一会儿抓了起来,正想应该编辑什么信息时,叶泽成却突然大笑起来。

  “哈哈哈,哥,你反应怎么这么大,不要告诉我你喜欢上嫂子了吧?”叶泽成眼中带着揶揄。

  对于陆初初,叶泽成早就跟叶家人一起了解过了,是一个十分单纯的女孩,家世也清白,又是老将军亲自点名的孙媳妇儿,他们其他人自然不会反对。

  不过,他们一开始觉得,最大的问题应该是叶沉景这里,但现在看来,似乎他对陆初初不反感还有些喜欢啊。

  难道大哥之前就见过她?

  “她是我的妻子。”叶沉景情绪瞬间镇定下来,看向叶泽成的眸子中带着一丝危险:“听说你想要开什么公司?”

  “对啊是娱乐公司,哥,你要支持一下吗?”叶泽成瞬间来了精神,趴在他病床上,一脸的讨好。

  叶沉景微微一笑,叶泽成觉得他的笑容有些滲人,心中瞬间有了不详的预感。

  “我们家最近出事太频繁了些,你公司的事就自己弄,最好不要出去说跟我有关系,我相信你的实力。”

  叶泽成目瞪口呆,反应过来后瞬间惨叫一声:“哥,你是我的亲哥,你怎么能够见死不救,就我这水准,你是让我四处去筹集资金吗?”

  想想那些漫无天日的日子,叶泽成心中小人瞬间哭了出来,他小胳膊小腿的,这岂不是要跑破脚?

  林木森刚好进来,叶泽成见到他连忙求救般地朝他使了一个眼神:“哥,我看木头能力好,不如你就让他帮帮我呗?”

  叶沉景抬头看向林木森:“去吩咐下面的人,谁也不准帮他。”

  “是。”林木森给叶泽成一个活该的眼神,毫不怜惜地点头。

  叶泽成想想未来可怕的日子,猛的跌坐在沙发上,趴在上面一脸幽怨,处于灵魂出窍状态……

  “少爷,我扶你去洗漱。”

  “嗯。”叶沉景应了一声,林木森十分熟练地走过去,扶着他进了卫生间。

  叶泽成跟着蹦了起来,走到卫生间门口,问:“哥,顾家那边怎么办?”

  “真的要赔给顾家翠湖那块地?”

  “那块地可价值三亿,等后面政策下来,地皮能上涨几倍。”

  “我就知道顾家一直盯着那块地,竟真想用女儿换这块地,你不知道,今天顾家老头过来家里跟爸妈谈话,话里话外都是那块地,好像顾如瑶根本不是他们的女儿一般,脸上哪里看到伤心的神情。”

  “嗯。”叶沉景轻轻应了一声,算是默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