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25章 醉酒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1 20:00:18 作者: 叶姒姒

  这两天秦何就在叫她开始发书,他相信陆初初的实力,但她却有些不太自信,毕竟她从来都认为之前火的那一本书并没有写得特别好,只是达到了满意的程度。

  以至于在写新剧本的时候,她用了几乎十二分的认真,不想让秦何失望,也不想丢脸,更不想后退。

  陆初初心中万般思绪,在面上也不过是一闪而逝。

  这会儿她脸上已经换上了礼貌的微笑,上前跟孙老板介绍了一番自己。

  孙长安有些意外:“你一个编剧过来拉投资,也是十分了得,不过我怎么说都是生意人,我们可以谈,不过你要先喝掉这杯酒,才有资格跟我谈。”

  孙长安伸手在比了比面前倒好了的一杯白酒,被子不小,是白酒中的那种中杯。

  喝惯白酒的男人都喜欢用这种杯子,但像陆初初这样,从未喝过酒,这一杯下去,离醉不远了。

  她眼睛睁得有点大,心中也不确定孙长安说的话是不是真的,但她之前做过准备,知道这些老板确实喜欢在酒桌上谈生意。

  她再看了一眼孙长安,见他目光直直地看着她,虽然带着强势,但也并不像那等目带赤裸光芒的人。

  她想清楚后,伸手端起酒杯,一口喝了下去。

  那一瞬间,喉咙火辣辣地疼,她难受的差点吐出来,但面前孙老板在,她强行忍住这种感觉,低低地咳了一声后,便拿起早就准备好的,打算说服他的资料。

  “不错,你可以开始了,我给你十分钟。”孙长安接过她递过来的资料。

  “孙总,我们这次的网剧从剧本到现场……以及对演员的选角……”陆初初说着说着,便感觉脑袋有些发晕,脸颊更是滚烫滚烫的,肚子里从喝了酒后就十分难受。

 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只不过这番话她早就打过了腹稿,这会儿红着脸迷迷糊糊地全部都按照之前想的来说了。

  甚至在后面她还不怕死地加了一句:“虽然您新投的那部剧有小花旦加入,但那些演员要的价格极高,剧组资金最终用到其他地方的就少了,就算有小花旦,但若是没有好的制作,您觉得现在对质量要求高的观众会接受吗?”

  “陆小姐,你这话是说得没错,我可以考虑一下投资你们的剧。”

  “不过现在十分钟已经过去了,我们就不谈这个了,坐下来吃点喝点。”孙长安伸手欲拉她,陆初初已经没有多少意识了,脸颊十分红,一看就是喝醉了。

  但偏偏她本来长得并不出众,喝了酒后却别有一番风味,孙长安一开始确实对她没什么想法,纯粹是也在两个网剧中间纠结,他也想听听这次想找回投资的这部剧的人怎么说。

  如果真的能告诉他更多底气和条件,对他来说,更有利于他考虑清楚,毕竟五百万,也不少,投资一部剧若是真赚了,翻倍都很简单。

  但随着陆初初露出醉态,他也看出她不像是有什么背景的人,因为她身上的衣服裤子都不过是平价产品,这样的小姑娘留下来喝酒也别有一番乐趣,他压力这么大,当然也想释放释放。

  咔嚓。

  他的手还没有碰到陆初初的衣服,房间的门突然被人打开。

  林木森一眼就看到微醉的陆初初,二话不说快步就走到她身边,直接把她护在身后。

  他眼神微冷,“孙总,这顿我们少爷请了,望自重。”

  孙长安还未被人这般直接开口敲打过,脸色瞬间一沉,他想发火,手却在下一秒被旁边的合作者抓住,他神色不定,目视着林木森把陆初初带走。

  “那人到底是谁,你拦着我做什么?”孙长安有些不快,眼睛里全是怒色。

  他的合作伙伴看了他一眼,也不隐瞒:“知道这酒店是谁的吗?”

  “叶氏集团。”孙长安有些不太明白,但怒意却慢慢降了下来,他不是那翻只会生气不知道看局势的人,何况这时候,合伙人也不至于骗他。

  “刚刚那位我只见过一面,是叶家那位神秘二少爷的助理,我也是上次在去叶氏集团时意外遇见的,虽然只有一面,但相比于其他人来说,我算是有幸的,我跟你说,见过那位的,在我们整个商圈里不超过一百个。”

  “不过可惜,我只看到了背影和侧脸,并没有看到具体长什么样。”

  孙长安的脸色微白:“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  “那……那今天这件事……刚刚那个编剧难道也是叶家的人?”孙长安悔得肠子都青了,那个大人物他当然想结交,但却是平时结交不到的人,没想到一向仰望的人物。

  不仅没留下好印象,这次却意外给对方一个糟糕的印象。

  “不对啊,刚刚那位助理在,就说明那位大人物也在,我们也许有机会能见见。”

  合伙人心中一阵急促,但却被孙长安泼了一盆冷水下来:“这里就是叶家的产业,你还能从他们手中知道大人物在哪个房间?”

  “别逗了,不过我们倒是可以在楼下去等着,指不定能遇见。”孙长安这会儿只想弥补刚刚的错误,饭也不吃了,叫上合伙人,几人一起出了房间,快步往楼下赶去。

  他一边走还一边惦记林木森说的那句望自重。

  他越想越不安,这种心思他自然不会跟合伙人讲,在商场上,没有永远的朋友,只有永远的敌人,他满腹心事,只能焦急地在大厅里等着。

  而被两人惦记的叶沉景已经带着陆初初上了车,在回家的路上。

  叶沉景怀里抱着脸颊通红,虽然很乖巧没有说话话,也没有闹腾的陆初初,但看见她眉头紧紧地皱着,时不时哼一声不舒服,他就恨不得把那让她喝酒的人脑袋打爆。

  “快点!”叶沉景只得朝林木森吼了一声。

  林木森额头上冷汗直冒,他也没想到少爷反应会这么大,但这会儿他可不敢说什么反驳的话,要是真惹火少爷就不是一句话能解释得了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