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26章 守候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1 20:00:32 作者: 叶姒姒

  明明他之前调查清楚了,也知道那孙总不是随意叫小姐的人,风评也还可以。

  哪里知道对方这次竟然作死,偏偏对少夫人生出那不该有的心思。

  作死也别带上他啊!

  林木森有些无辜:“少爷,好的,马上就到了。”

  “呜呜,好难受……肚肚好疼……妈妈……”陆初初模模糊糊地,只觉得四周格外的温暖,便努力往他身上攀着,想自己舒服点,更贪恋他身上的温暖。

  叶沉景早就知道自己的宝贝是一个十分乖巧的姑娘,见她撒娇心都软了。

  虽然被她抱一个满怀手微微一僵,但看到女孩紧皱的眉头,他叹了一口气,哪里还能想什么刻意保持距离。

  任由她往自己身上攀爬,放在她腰间的手更下意识托了一把……

  陆初初整个人都趴在他身上,下意识想找舒服的姿势,但因为第一次喝酒,无论什么姿势,几乎都保持不了多久。

  她慢慢又滑了下去,最后整个人蜷缩在后座上,轻轻哼一声,叶沉景心情就不好几分。

  就在他濒临崩溃的时候,车终于停下来了。

  “少爷……我来带少夫人进去吧……”林木森打开后车厢的车门,感受到叶沉景周身散发出来的冷气,他咬着牙才把这句话说出来。

  “医生和护士过来了吗?”叶沉景声音沉沉地问。

  林木森点头:“过来了,还有五分钟就到。”

  “嗯。”叶沉景点头,却完全没有应之前林木森说的他带陆初初进去的话。

  林木森也不敢多事,连忙把车后面的轮椅拿出来,扶着叶沉景坐上去后,别墅门口也停下了一辆车。

  林木森找的医生和护士都到了,这是叶沉景的家庭医生,大家都很熟悉了,医生陈直已经知道叫他过来是解决初次喝酒的问题。

  很快护士就把陆初初抱上一个早就准备好的轮椅,推着她快速上了二楼的房间。

  半个小时后,陈直跟护士从房间里出来,“少爷,已经睡着了,明天早上可能会头疼,这些是药,只要按时吃就行。”

  “那我们就先走了。”

  林木森送两人离开。

  叶沉景慢慢推着轮椅进了陆初初的房间,看着床上睡得十分安静的女孩,忍不住伸手碰了碰她的额头。

  脸颊虽然还红着,但呼吸已经平缓了。

  “真是傻,不就是五百万吗,至于不会喝酒还喝那么多?”叶沉景有些恨恨地念叨。

  但显然这会儿陆初初是回答不了他的话了。

  “果然傻,过了这么久还是这么傻。”叶沉景心情有些复杂,但他知道,欢喜多过于其他。

  林木森回来的时候,发现陆初初的门半开着,果然,里面叶沉景还在,床头只开着温黄的灯光,叶沉景依旧在看文件,最近他发现了车祸的其他事,他一直没有跟家人讲,也是打算自己解决。

  “少爷,那个护士安排着睡到了楼下,她会每隔一个小时上来看少夫人,你先回房间休息吧?”

  “不用,你去把一调查到的东西给我。”叶沉景神情肃冷,林木森听到这话,也知道事情不简单,快步出去,很快就把一叠资料拿了过来。

  他刻意压低声音,问:“少爷,一说了什么?这次的车祸是不是人为设计的?”

  在外人眼里,可能这次叶沉景出车祸是跟顾如蝶有直接关系,但实际情况要比外人知道的复杂得多。

  “确实有些不同寻常,本来那个货车司机那时候不应该出现在那里,背后有人在操控着一切。”叶沉景脸色平静,仿佛不是在说自己被人算计了一般。

  “那人是谁?”林木森一脸怒容,若真是有人算计,他肯定不会放过那个人。

  叶家二少爷向来不是可以被欺负的!

  “让一继续查,无论查到什么都报告会给我。”叶沉景关上资料,脑中有各种想法,但在没有确定证据前,他不会随意怀疑。

  “对了,少爷,翠湖那块地,昨天顾家人已经拿过去了,我也把那些东西给顾家当家人寄了过去,想来他们不敢再多嘴在顾如瑶小姐这件事情上找我们麻烦,更不敢乱说。”

  “顾如蝶那边我也给了这些资料,听说这几天她一直在想办法把那些摄像头资料都毁掉,只可惜被我们抢了先。”林木森声音里带着微微的讽刺,顾如蝶有什么龌龊的心思他不管,但这次敢算计到少爷脑袋上,她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。

  “嗯,我知道了,让母亲那边不要再管这件事。”叶沉景向来不爱家人管自己的事,因为他的事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复杂,他不会让他们掺杂其中。

  “嗯,我已经跟老爷夫人说了,他们看了视频都在骂顾家的人……说……说以后都要跟顾家断绝关系,让你也不要把顾如瑶小姐的去世放在心里,我们已经尽力补偿了。”林木森偷偷看了一下他的神情。

  “嗯,下去吧。”

  “好的少爷。”林木森不敢多说,快步走了出去。

  两人没有发现,他们提到顾家的时候,陆初初的眼睛动了动。

  陈直拿的药很有效,在他走后,陆初初意识就恢复了很多,只是喝了药后下意识犯困。

  她本来睡着了,谁知道竟突然醒了过来,刚好听到林木森安慰叶沉景的话。

  她满脑子都是顾如瑶跟叶沉景两个名字,在脑海里转来转去,最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也许是药效上来了,她才模模糊糊地睡去。

  叶沉景是早上五点离开的,确定整个晚上陆初初没有哪里难受,他才回了房间,让林木森帮着他洗了澡又换了衣服,仅仅躺在床上睡了两个小时,之后又起床了。

  他慢慢滑动轮椅,进了陆初初的房间,结果却没有在床上看到人,他眉头瞬间就皱了起来,直接给林木森打了一通电话:“初初呢?”

  “少爷,少夫人在厨房做早餐。”林木森恭敬地回答,声音里还带着一丝疑惑,就听到电话那头挂了。

  叶沉景眉头瞬间抚平,嘴角微勾,那一丝着急也被挥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