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36章 谁对谁好的问题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1 20:04:39 作者: 叶姒姒

  刚刚她还想着发稿费的时候给家人送些什么礼物,这会儿看见这些礼物,她的稿费顶天了也只有几万,那还是卖剧本的钱。

  这会儿她觉得自己那些钱根本买不到什么好礼物送给他们了。

  之前叶沉景准备的礼物虽然贵重,但还在她的接受范围内,这下大人一出手,她就有些稳不住了。

  叶沉景眸光深沉:“你有想过他们为什么要送你这么贵重的礼物吗?”

  陆初初被他一看,也慢慢冷静了下来,但实在是太多,她心有些慌。

  而叶沉景的眼神让她不得不仔细思考,好一会儿后,她开口道:“他们是送给叶家孙媳妇儿的。”

  叶沉景不爽她这个回答,但还是耐着性子解释道:“你现在已经是我叶沉景的妻子了,无论是在外人眼中还是法律上,我们差的只是一个婚礼。”

  “但在叶家其他人眼中,我们早已经是一家人,他们如今送你的礼物,是表示他们都接受了你,如果你不是叶家愿意接受的人,他们也不会送这么贵重的礼物。”

  “初初,所以你要做的不是觉得烫手,而是应该调整自己的态度,从心底里把自己当成叶家人,以后我跟你就是一体,你在叶家的身份就跟我妈在叶家的身份一样,你明白吗?”

  陆初初睁大眼睛,掩饰不住心中的震撼与感动,她小心翼翼地问:“我……我真的可以吗?”

  “为什么不可以?难道你是嫌弃我残废了,认为始终都要离开我。”叶沉景神情暗淡,说这句话的时候,甚至让人感受到他周身散发出的绝望。

  陆初初猛地抱住他:“没有,我不会离开你的,我会永远留在你身边。”

  “叶沉景,我明白了,我是你的妻子,一辈子都是。”

  “嗯,很好。”叶沉景紧紧把她搂紧怀里,遮住眼底那抹庆幸与满意。

  “可是,爷爷奶奶,大伯和三叔他们送的东西虽然都价值不菲,不过都是固定资产,我可以放在那里不动,这样一直都留在叶家,就相当于我们整个叶家的资产,但爸妈给的黑卡……”陆初初犹豫了一下,看向叶沉景,询问道:“我可以不用吗?爸妈会不会多想?”

  “你可以不用爸妈的黑卡,那我的,你要用吗?”叶沉景眸光微沉,带着很强的逼迫力。

  陆初初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“这是我全部身家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叶沉景往她手里放下一张卡,也不再说什么,推着轮椅去了隔壁的房间。

  那是平时他看书办公的小房间,连着卧室,十分方便。

  陆初初手上拿着金灿灿的卡片,有种闪瞎眼睛的感觉。

  她没想到叶沉景直接来这一招,她纠结了一下,连忙追进去:“叶沉景,不行,这是你的钱,我不能要,我们虽然是夫妻,但你也不能全部给我。”

  “为什么不能?”叶沉景问得直接,陆初初哑然,但她想不通,干脆耍赖,直接把金卡扔回去:“我就是不要。”

  “这么多,万一我掉了怎么办?”

  “不会,光拿一个卡也没用。”叶沉景淡定地解释。

  陆初初被他堵得哑口无言,更有种自己跟他不是同一个世界的感觉,她的卡掉了就会十分担心里面的钱也被盗了,但叶沉景的话却告诉她,像叶沉景这样资产超多的人,根本就不用担心这一点,对他们来说,卡只是一个工具,只是他们这个人,就是资产的代表了。

  陆初初轻哼:“我不管,反正我不要。”

  “你可以对我好,我也会对你好,但这种直接给银行卡的事,我不接受。”陆初初也不知道自己什么心理,但她这会儿脑袋就跟浆糊似的,也不知道为什么,跟叶沉景相处越久,她越感觉拿他没辙,她只想单纯地对他好,其他的什么都不想。

  缺钱了她就努力去挣,但用叶沉景钱的事,她根本就没想过,那是他的,她怎么能用得那么理直气壮。

  叶沉景眯了眯眼睛,心中已经生气一抹怒意了。

  陆初初到现在依旧把她当成外人,所以她才会这么见外。

  “初初,我再问你一次,你要不要?”叶沉景更用力了一些,冷气更足。

  陆初初偏头看他,被他满脸寒意伤到了,不知怎么的,就变成了小哭包。

  “不要。”她抱着腿,偏过头不看他,只是声音带着鼻音。

  叶沉景看见了她发红的眼睛,放在腿上的大手微微蜷缩,心中还是不忍心,他冷了一会儿,直接伸手把她扯进怀里。

  陆初初整个人坐在他的腿上。

  虽然陆初初一米六五的身高只有八十几斤,不算胖,但那也是一整个人的重量,她本来还伤心,被叶沉景这动作一弄,她着急地要下来:“叶沉景,你快放开我,你不知道你的腿还受伤的吗,要是压倒你伤口怎么办。”

  “别动,再动就真的压到了。”叶沉景声音低沉,带着强势,他直接把陆初初抱紧怀里。

  陆初初被他一吼,动作一僵,心中是真的担心他的伤,慢慢的安静了下来,脑袋靠在他肩上,蓦地就感受到来自他身体的温度,很温暖,温暖到她不想动。

  “初初,你怎么想的,告诉我。”叶沉景皱着眉头,他并不想猜,但他觉得陆初初现在的想法有很大的问题,必须改掉!

  陆初初被他一吼,倒也乖了,犹豫一会儿才说:“我不能无缘无故接受你的好啊。”

  “什么叫无缘无故?这么说你对我好也是无缘无故了,我就不该接受。”叶沉景一下抓住她话中的矛盾,冷哼了一声。

  陆初初眼睛睁大,下意识反驳:“不行,我想对你好,你接受好不好?”

  “你都不接受我对你的好,我干嘛接受你对我的好?”叶沉景傲然地瞥了她一眼。

  陆初初抓着他衣服的手一僵,小脸上全是纠结。

  “可是……”她总觉得哪里不对,可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,实际上,她都快被叶沉景说服了。

  叶沉景:“你自己考虑,要想我接受你对我的好,你就必须接受我对你的好。”